摄影共情:时代的社交硬核

admin2019-3-15

保罗·施耐德(Paul Schneider)近日在沈阳举办了名为“Rule 32”的个展。该展览是他在沈阳驻留的成果展示,此次驻留是K11 Art Foundation(KAF)与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合作的“艺术家驻留交换项目”的第二阶段。第一阶段参与艺术家是张恩利,他在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恩利工作室”驻留创作。


“Rule 32”指向了这个时代的人人参与的事件:自拍。


展厅位于沈阳K11艺术购物中心的临时chi K11艺术空间。巨大的相机贴纸铺陈于展厅,黑白两色,极简线条,让观者产生了“破次元”感:3D空间被拉成扁平,观者从繁复热闹的商业空间一秒被甩入极简的、印刷感的拟2D空间。


自拍、摄影一面指向了这个时代的大议题:Pics or It Didn’t Happen(无图无真相)。社交网络的规则蔓延到线下,现实生活与拍摄产生了共生关系:一方面,摄影不仅完成记录功能也成了一种探索世界的方式,图片也成为自我塑造的一部分;而图片的缺席,也意味着“人”的缺席。


不仅指向宏观叙事,“相机”也指向此次驻留。“在沈阳K11购物艺术中心之中以及包括沈阳故宫在内的其他美术馆之中——人们在前去欣赏艺术的时候,有一些观众并不真正地在欣赏艺术,而是不断地拍照,而后再将这些照片传上社交网络。他们把艺术作品及展览当做是一种布景,让自己在照片里显得很酷。沈阳K11购物艺术中心的确有很多很棒的作品,一些观众是把作品当做布景,以拍摄一张照片,体现自己的品味或地位。因此,我想要用相机充满这个展览空间,让观众突然变成被观看、被拍摄的对象,就像是艺术作品一样。但是我也意识到,就算是在这样的一个全是相机的展览里,观众也会不断自拍,这就构成了一种矛盾的循坏。” 保罗·施耐德说。


1551231759541553.png

“Rule 32”展览现场


在临时chi K11艺术空间这个特定的场域,艺术家放大了作为物件以及符号出现的相机,并希望观众可以一同反思相机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角色。“自相机与手机合而为一以来,拍照成为了人们在生活经验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成为了人们自身的延伸。在此次展览中,扁平的相机形象由廉价、多彩的装饰物点缀,这又将其带入现实世界的语境中,指涉了一种人们与电子设备建立的感性联系。展览环境欢迎人们拍照,将观众的角色转变为在展览中主要关注点的映照对象。” 英国策展人、评论人Rachel Cunningham Clark 表示。


在巨大“相机”的边缘,挂着卡通毛绒玩具,这也是艺术家的沈阳偶得。“我发现,在沈阳大众中,尤其是在年轻女性群体中,有很多用可爱动漫形象装扮的手机或钥匙链等物件。因此,与这个现实相对应,我想要制造属于我自己的巨大的钥匙链和吊坠。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事情,因为我一般不会给自己的作品加上一个更为吸引眼球的面貌,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作品。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突破。我想,只要在来到沈阳,考察了这里的现实之后,我才能开始如此创作。在伦敦的时候我绝不会这么做。有一些毛绒玩具比较粗糙,但是它们在展览里的确是起着挑战观众审美的意义的。”


保罗· 施耐德生于1987年,虽然这个展览指涉图片社交,但他表示:“我不认为我属于数字时代,住所没有安装网络,我也从不使用facebook,并以很个人、私密的方式使用instagram,把它当做是一个网上速写本,把手机上拍摄的图片以这样的方式保存下来,让它们有一个藏身之所。”


1551231754346913.png

“Rule 32”展览现场


保罗拥有自己的“图像库”,这些来自于日常或网络的图景、符号,都会成为他创作的素材。“我在创作时经常会挪用剪贴画、图表以及聊天表情等元素来介入艺术实践。通常被用来装饰无聊PPT的剪贴画等元素在人们眼中是老土的、俗气的,但在今天,它们则迅速成为了一种通行的‘世界语言’——它简单易用,无论是哪个国家的人都可以读懂这些符号,而我在创作中又为这些符号赋予了新的形式。”


这次展览的“相机””即来自于“图像库”,同时在沈阳驻留期间,他记录了当地的图像、符号也为“图像库”扩容。


关于此次驻留,该展策展人薛梅女士表示:“我们希望参加这个驻留项目的艺术家能够与沈阳这座城市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有所交流,希望艺术家在其艺术实践中创造一种让人兴趣盎然的参与体验,借此唤醒这座城市与公众文化生活的活力。”


撰文—Tuche 编辑— Panli 图— K11 Art Foundation 设计— Lero

Comments | 2 条评论

  • 独元殇( 幼稚园 )

    回复

    串个门

  • 555( 幼稚园 )

    回复

    不错不错